第六百二十三章 尾声_农门贵女_油彩cc国际网投是哪里的_cc国际网投总代理_cc国际是真的还是假的

农门贵女 第六百二十三章 尾声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
一秒记住【油彩cc国际网投是哪里的_cc国际网投总代理_cc国际是真的还是假的网 www.wenchangta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cc国际网投是哪里的_cc国际网投总代理_cc国际是真的还是假的阅读。

??第六百二十三章??尾声

??她掏出那个白色的小瓷瓶:“这是上等白瓷,光是这个瓶子便值一两银子。只要你把这瓶药丸送到温太医的府上,她必然会重金筹谢的。”

??“真的?”

??“自然不假,不信你将这瓶子拿到烛光下去看看,看是否没有一丝瑕疵。”

??那小哥道:“那你等着,然后便拿着小瓷瓶进了屋。不一会儿,男人便拿了瓶子出来了:“那你进来吧,明儿一早,我便送这瓶子进城。”

??“不,今晚就去。”

??“这么急?”

??“小哥,实在这瓶子里的药是救命之药,若去得晚了,这病人怕就没救了。”

??“没听说温太医府上有病人啊。”温如意因为招婿的原因名声大震,且她认得这种药丸,这也是李叶秋找她的原因。

??李叶秋笑了一下:“你也知道温太医是太医了,她怎么可能只救她府上的人。小哥,快去吧,我要不是在路上遭了劫,这会儿也不能是这般模样。”

??那男子听着她的谈吐,觉得她看上去的确不像是落魄之人,便道:“那要不我直接带你进城吧。送到地头后,你只要把这瓶子送我做车资便好。”

??李叶秋心道这男人倒是不贪,于是点了头:“救人如救火,请小哥快着些。”

??“好嘞。”

??不一会儿,李叶秋便坐到了马车之上。

??这马车极为普通,李叶秋被颠簸得不行,再加上她身上都是骨头,自然疼痛得不行。只是一想到一会儿就能回家了,她便忽略了这种难受。

??老马识途,小哥的马鞭挥得挺快,李叶秋又累又困还饿得慌,在习惯了马车的颠簸之后便慢慢地睡了过去。

??这个村庄离京城并不算太远,所以路倒是修得不错。加之近来无雨,更是前进得顺畅。那男子大概也觉得带着个跟鬼似的女人赶夜路有些碜人,自是将马车赶得更快。

??温如意近来心焦不已,李叶秋失踪的消息被赵蔚楚严密封锁,但是她们这些和李叶秋过从亲密的人自是知晓的。眼看一个月过去,她还是没有半点消息,大伙都很有些绝望。

??半夜门被敲响的时候,她还很是愤怒。

??不一会儿,兰婆子便来敲她的门了。

??穆元安把门开了道:“是谁啊?”

??“大人,我也不晓得,外头有个年轻男人送来的,说是里头的药十万火急。务必要立刻交给温太医。”

??“什么药这么急?我们家又没人生病。”穆元安虽然狐疑,但还是接过了那个瓷瓶,只看了一眼,他便愣了一下,打开一闻,眼睛便亮了起来:“娘子,快来看,这药丸是不是我在军营里服的那种,王妃给我的。”

??温如意一愣,立刻从床上跳了起来,拿过那瓷瓶之后忙问道:“兰姨,那个送药来的人呢?”

??“在门外呢,赶着辆马车。”

??话音刚落,温如意已是一阵风般飞了出去。

??穆元安没有轻功,但也已经跑了起来。

??大门口的马车上,男子也有些紧张,这药到底是干嘛用的啊,不会是害人的吧。但想到给他药的人此刻还在马车上,他倒是又放了点心。

??真要害人的话,她哪敢跟着自己一起来。

??这小心思转得飞快,但里头的人却是出来得更快。温如意几乎是飞出来的,一下子攥住男子的衣领:“给你药的人呢?”

??“在……在车里。”

??温如意掀开帘子,里头李叶秋冲她微微一笑:“如意,我回来了。”

??李叶秋瘦的那个样,温如意几乎不敢认,待看清楚人之后,她整个人都抖了起来,这是受了多大的罪,才会变成这般模样啊?

??一向刚强的她一下子便哭出了声:“天哪。”

??究竟是哪个杀千刀的,竟然能对她下得了这样的手。

??李叶秋被扶下马车后,郑重地对着男子鞠了个躬:“恩公救之恩,我必铭感五内,不知恩公姓甚名谁?”

??“啊啊,我叫卢东桥。”卢东桥显然有些被吓住了,温太医见着这姑娘都落了泪,可见必是她亲近之人啊。这一个善心,竟然救了温太医在意的人。看来今儿要发财了,他心里极为高兴,很感谢自己看中了那个值一两银子的瓷瓶。

??李叶秋道:“如意,我是逃出来的,这会儿那歹人怕是已经反应过来了。恩公这会儿回去,怕是容易被杀了泄愤。你派人悄悄去他家里跟他家人说一声吧,便说等过两天再送他回去。若是他家人不放心,便一并接了来,好好招待他们一番。哦,借我一千两银子感谢恩公的救命之恩。”

??一千两,卢东桥快乐疯了。

??他是做点小生意的,在村里日子算得上是一流。生意从父辈那里继承而来,至今也才存了不过二百两罢了。

??他还记得客气一下:“不用不用,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。”

??“恩公不必推辞,只是今晚的事便烂在肚子里吧,毕竟财不露白。”

??卢东桥郑重地点了头。

??温如意把卢东桥安置在客房,穆元安已经飞快地走了。李叶秋进了温如意的卧房后问道:“穆尚书哪儿去了?”

??“去通知王爷了,你不知道,你失踪的这一段时间,王爷都快急疯了。”

??“嗯?王爷不是陪皇上祭拜泰山去了吗?”

??“咦,你居然还知道这等事?”

??李叶秋道:“恰好听绑我的人说了一嘴。”

??“那是幌子,没找到你,王爷连水都没心思喝了,哪里还有心思去办公。他不过是借着皇上去祭拜泰山这个幌子,想要引蛇出洞罢了。我们本想着能找着些蛛丝马迹便不错,不想你竟自己逃回来了。真是苍天有眼啊,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那般容易死的。你曾救活了那么多人的命,老天爷便是看在这个份上,也该让你健康长寿才是。”

??李叶秋听得笑了笑,她困了,但是听说赵蔚楚在京城,她便舍不得睡去。在那些昏暗的日子里,她便是靠着想他才撑了过来。

??眼看就要见面了,她怎么舍得在这时候睡着。

??不多时,一阵风便裹挟着一个人影冲了进来。四目相望,两人均是一愣。李叶秋没有人样,赵蔚楚胡子拉扎的亦不皇多让,原来合身的袍子生生大了两个号,挂在他瘦削的身上极为诡异。

??泪从眼眶中脱落,赵蔚楚已经扑过来将她紧紧地抱在了怀里。

??温如意知趣地退出房间,将空间留给这一对饱受相思之苦的夫妻。

??第二日,新杨村传出了某间房子走水的消息。里头两女一男,俱是村中之人。两名女子是村里有名的风流寡妇,而男人却是村里臭名昭着的痞子癞五。

??这三人如何会一起死在这房子里,村人猜测无数,真相却永远随着那倒塌的房子被掩盖了。

??不多久,敬王府便多了个小佛堂,小佛堂只有一扇门,而窗都从外头封死,只能用来透气。就这样,这个小佛堂还有五个下人看守。

??里便的主人赫然便是苏姨娘——苏晴。

??赵蔚楚留了她一命,只是锦衣玉食却是不可能了,他要她在佛堂里忏悔终生。

??而鞑靼国的九公主死于溺水的消息也在一个月后传出,消息传开之后,某个隐在京城悦来客栈的异域女子舒展了唇角:有那个傻反替她死亡,从此她便自由了。

??从此世间再无九公主。

??而秦莹莹的下落则终身成迷。

??(完)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